如何科学地利用抗氧化延缓衰老

2022-03-16 08:19

地球,人类已知宇宙中唯一存在生命的星球,正是因为拥有适合生命生存的物质条件而充满生机活力。

氧气,大气中最主要的成分之一,是远古物种进化到现代生物的助推手。若离开它,地球上无数生命将窒息而死。

但氧气并不是在地球形成时期就存在的。

起初,厌氧型生物统治地球。于它们而言,“氧气”是致命杀手,因为它们没有“抗氧化”的能力,也无法利用氧气。只要氧气浓度升高到一定水平,它们无力招架,终将被杀死。

所幸的是,有一种小生物出现了。

这种小生物慢慢地适应了有氧环境,甚至学会利用氧气“燃烧”葡萄糖,从而获取能量,在物种进化中,成为了细胞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个小生物是什么呢?

线粒体

线粒体

携带线粒体的细胞就像制造能量的电厂,我们由无数个迷你“电厂”组成。通常,电厂们正常运转,偶尔出现“漏电”,“泄露”出的东西叫“自由基”。

一旦发生“漏电”,我们的皮肤就会加速老化和暗沉。特别是熬夜、吸烟、受到紫外辐射、环境污染的时候,体内的自由基会加速产生,从而老得更快,肤色更沉。

这时候,我们就需要用到对付自由基的抗氧化护肤品。

一般来说,抗氧化护肤品中的功效成分(抗氧化剂)会比皮肤更容易和自由基结合,从而减少皮肤氧化的程度。打个比方,自由基就像坏人,惦记着攻击咱们的皮肤,而抗氧化成分冲到我们的皮肤前面,为皮肤挡枪挨子弹。

目前,主要应用于护肤品的抗氧化成分有维生素E、维生素C及衍生物、酶类抗氧化剂、肌肽等。

多种抗氧化剂作用机制



维生素E

维生素E是人体的必需维生素之一,呈脂溶性。维生素E结构中由6-羟基-色满环和一个植醇支链共同发挥抗自由基作用。

当皮肤内的维生素E含量减少时,皮脂腺内分泌的α-生育酚以及β-生育酚便会通过皮脂传递到皮肤的表面,抵御外界环境压力。维生素E具有延缓衰老、抑制日晒红斑、减少皱纹、润肤消炎等功效,是防止光老化的良好活性物质。





维生素C及衍生物

维生素C是人体的必需维生素之一,呈水溶性,又名抗坏血酸。由于它具有两个活泼羟基,很容易脱氢氧化为二酮结构,因此具有极强的抗氧化性。

维生素C作为极强的天然自由基清除剂,也是公认的美白祛斑原料,可以直接或间接消除自由基,抑制黑色素形成,促进表皮黑色素脱落。





辅酶Q10和艾地苯

辅酶Q10又称泛醌,是一种类维生素物质。辅酶Q10是机体中的重要辅酶,在线粒体氧化呼吸链中承担着质子转移和电子传递的作用,可通过氧化还原型结构的转换,清除体内的自由基,减少氧化应激,同时改善线粒体功能障碍。

艾地苯是辅酶Q10的衍生物,它与辅酶Q10共享其醌部分,但艾地苯的尾巴比辅酶Q10更短、亲脂性更低。不管是体内还是体外研究表明,艾地苯比辅酶Q10吸收得更好,不但能进入线粒体膜还能杀入线粒体内膜。并且,相对于辅酶Q10,艾地苯对线粒体的保护作用更强,抗氧化性也更好。





SOD\CAT\EUK-134

SOD可以快速催化超氧阴离子自由基发生歧化反应生成水和氧,是机体代谢产生的超氧阴离子自由基的天然清除剂,被称为生物体抗氧化系统的首道防线。

CAT能迅速分解细胞代谢过程中产生的毒性物质H2O2,清除自由基对细胞的损伤。

酶没有损耗而且效率奇高,于是,科学家们想方设法地合成一些类似抗氧化酶的活性成分,让它们的性质尽可能稳定而且分子量尽可能小。

经过多年迭代,人工合成的EUK家族新成员EUK-134出世了。它跟酶一样有惊人的再生能力,集合了SOD和CAT的功效而分子量却不到500道尔顿,稳定性也比SOD和CAT强。

在生化实验、细胞实验、动物实验和临床试验中,EUK-134可以有效减少紫外线诱发的DNA突变,减少炎症、发红、光老化和促进伤口愈合。

EUK-134有效减少UVB导致的红斑和脂质过氧化





酚类

酚类抗氧化剂是自由基吸收剂中数量最庞大的抗氧化剂,酚类结构普遍有抗氧化、清除自由基的能力,其抗氧化的机理主要是氧原子上不成对单电子能与苯环上的π电子云作用,发生共轭效应。这种共轭的结果使成对电子并不固定在氧原子上,而是部分分布到苯环上。这样,自由基的能量就有所降低,不再引发链式反应,起到了抗氧化作用。





α-硫辛酸

α-硫辛酸,学名为6,8-二硫辛酸,有氧化形式LA,还原形式DHLA两种,具有很强的抗氧化性,两种形式在体内可互相转化,其抗氧化能力是维生素C和维生素E的400多倍,有“万能抗氧剂”之称。





肌肽和脱羧肌肽

肌肽主要存在于动物肌肉中,是肌肉组织中的一种天然成分,其所具有的抗氧化性已被广泛认同,其抗氧化能力较维生素E、维生素C更强,并且是一种无毒、安全的抗氧化剂。

它在抗衰老美妆产品中添加主要用于调节皮肤的酸碱度、清除过多的氧自由基及其代谢产物,并可用于络合重金属离子等作用,可有效延缓皮肤的老化。同时,它还能调控人体成纤维细胞的生长,修复老化的人体细胞,是良好的的天然皮肤抗衰老和抗氧化原料。

肌肽的天然属性,决定了它很难担得起护肤主角的重任。不管是主打抗衰抗氧化的功效型产品,还是要重点做保湿修复类的产品,没有哪个配方师会用它来担纲主角。但如果配方合理,肌肽完全能被评为黄金配角。

脱羧肌肽相比肌肽,少了一个羧基。它保留了肌肽所有活性基团的同时,与肌肽的性能完全一致。由于体内肌肽酶的存在,肌肽很容易被酶解。而脱羧肌肽却不会被肌肽酶识别,所以在人体内稳定性更好,作用时间更长。

当然了,脱羧肌肽作为“进化后”的肌肽,它的价格比肌肽要贵得多。



抗氧化剂在延缓皮肤衰老等方面确实具有一定的效果,但如果在应用上缺乏针对性且成分不具稳定性,将很难从根本上解决相应的皮肤问题。为此,卡迪莲等美妆企业一直在扎实严谨地寻求更具有针对性和稳定性的抗氧化配方成分,致力于开发出更安全有效的抗氧化美妆产品。

另外,就个人而言,抗氧化是一个长期坚持的过程,除了使用含抗氧化剂的美妆产品外,多吃富含抗氧化成分的食物、少盐少糖、远离熬夜、不抽烟喝酒、定期释放压力也非常重要。

切忌朋克养生!

今天枸杞菊花,明天咖啡熬夜,后天烧烤奶茶……这样的生活方式,涂抹再多的抗氧化护肤品都无济于事。



参考文献:
[1] 成秋桂,高丽群,邓峰云,钟演生.抗氧化在化妆品行业的应用进展[J]. 日用化学品科学,2019, 2(42):32-40.
[2] 黄进,杨国宇,李宏基,等.抗氧化剂作用机制研究进展[J].自然杂志,2004(2):74-78.
[3] JENS J. Sebaceous gland secretion is amajor physiologic route of vitamin E delivery to skin[J].J.Invest.Dermatol,1999,113:1006-1010.
[4] 李想,胡君姣,李琼,等.抗衰老化妆品及其功效评价[J]. 香料香精化妆品,2013(5):58-62.
[5] 鄢又玉,赵春芳,李三杰,等.美白护肤品作用机理及配方研发设计[J]. 日用化学工业,2009,39(6):423-427.
[6] 廖鹏运,李锐,谢杨,等.动物源性抗氧化成分及应用研究进展[J].经济动物学报,2011,15(3):174-178.

[7] 董萍,杨永鹏,郝林琳,等.活性生物多肽类化合物在皮肤美容与抗衰老化妆品中的应用研究进展[J].中国化妆品,2014(3):70-80.

声明:文章仅用于交流学习目的,若涉及版权问题或编辑有误,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