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可以“驱逐”色斑的成分

2022-09-15 14:37
3

脸部是人体健康程度的晴雨表。

除了遗传因素,孕前产后、防晒不够、内分泌失调、加班熬夜等,都为斑形成创造了条件。有关数据显示,超过30%的人群脸部会形成色斑,其中不乏有人深受色斑苦恼几十年,甚至一辈子。

喝白醋、吃柠檬、敷珍珠粉……各式招数都用上了,脸上的斑斑点点岿然不动。

被色斑缠上后,年纪轻轻被喊“阿姨”“大妈”,是不是让人很心酸!

既然心酸,何不淡斑?



我们需要认识到,色斑产生的原因比较复杂,但归根结底是由黑色素沉着所造成的。

黑色素是在黑色素细胞内形成的,其形成过程为酪氨酸在酪氨酸酶的作用下依次氧化生成多巴、多巴醌、多巴色素、二羟基吲哚、酮式吲哚,最后聚合生成黑色素。在黑色素的形成过程中,酪氨酸为形成黑色素的原料,酪氨酸酶是酪氨酸转化为黑色素的主要限速酶,其活力的大小决定了形成黑色素的数量。体内酪氨酸酶的活力越高,含量越多,越容易形成黑色素。

皮肤美白淡斑的途径主要有两种:一是抑制黑色素的生成;二是促使已生成的黑色素排出体外。

可供考虑的美白剂种类很多,最经典的是对苯二酚、间苯二酚,前者即平常说的氢醌。氢醌是一个颇有些历史的经典老药。在临床应用中常用浓度为2-4%,国外一些护肤品中也有应用。它的确能有效抑制的活性,减少黑素生成。但随着浓度升高,容易出现毒性,长期使用有时会发生外源性褐黄病。

变美总是暗藏凶险,美白淡斑也不例外。

在市面上,还有不少让人熟知且较为安全的美白淡斑成分,我们稍微复习一下——

熊果苷及其衍生物

熊果苷最初是从植物中提取的天然活性物质,在1930年有报道在厚叶岩白菜的叶中含有熊果苷,以后相继在乌饭树、越橘、熊果和梨的树叶中发现熊果苷。目前,熊果苷的来源包括植物提取、植物组织培养、酶法及有机合成,从植物中提取天然的熊果苷过程复杂,合成的熊果苷由于纯度高、色泽浅、活性高,在市场上占主导地位。

首次发现含有熊果苷的植物:厚叶岩白菜

曲酸及其衍生物

将曲酸添加到化妆品中作为美白成分是90年代初期由日本率先实现的,当时,主要利用它对酪氨酸酶的抑制作用及对黑色素生成中间产物的阻断作用来美白祛斑。但由于曲酸不稳定,在空气中极易氧化,具有一定的刺激性,目前已较少应用。

维生素C及其衍生物

维生素C是最早用在美白产品中的、有代表性的添加剂之一,也是最具代表性、最安全的美白成分之一。为了克服维生素C不溶于油,不稳定易变色的缺点,人们开发出多种稳定的维生素C衍生物。

原型VC

优点:可以被直接利用,不需要转化,利用率高
缺点:容易氧化,不易保存,需要配方处于酸性环境,高浓度时易刺激
形同于一种营养丰富的鸡蛋,吃10个可以直接吸收8个,但是保存条件严苛一不小心就坏了,而且吃多了有的人会扛不住。

VC衍生物(乙基VC、AA2G等)

优点:更稳定,不易氧化,更温和,刺激性小
缺点:不能被直接利用,不同形式转化率不同、渗透率不同
形同于一种类似鸡蛋的代餐,吃10个大概能抵5个正规的鸡蛋,但是放久了也不会坏,多吃几个也不会觉得有负担。

α-羟基酸(AHA)

因其最初是从苹果、葡萄、柠檬等水果中提取出来的,也称果酸。AHA可作为温和的剥离剂,也可用作pH调节剂和皮肤调理剂,对干性皮肤有较强的保湿滋润功效,也因为其分子很小,容易渗透进皮肤毛孔起到疏通和清洁作用。

果酸换肤是美容院里很常见的项目了


甘草提取物

甘草提取物是从特定品种的甘草中提取的天然美白剂,油溶部分的甘草提取物可以抑制酪氨酸酶和多巴色素互变酶、二羟基吲哚酸氧化酶的活力,水溶性的甘草酸盐有温和的消炎作用,一般添加在日晒后的护理产品中,用来消除强烈日晒后皮肤上的细微炎症。此外,还有明显的清除自由基和抗氧化作用。



除了以上常用的功效成分外,在天然中草药中,姓“白”的药材如白术、白芨、白茯苓等都有一定的润肤美白功效;还有藏红花、冬虫夏草、虎杖根、苦参、金银花、当归、芦荟等也有美白淡斑的效果。而把以上各种配方一同运用,则可以高效调整肌体的新陈代谢,抑制黑色素生成。

另外,淡斑除了使用美白剂之外,还要注意很多细节,例如不要过度清洁、严格防晒、注意饮食、保证睡眠……总而言之,“驱逐”色斑是一场持久战,要放弃一劳永逸的妄想,切切实实地从每日基本功做起。

声明:文章仅用于交流学习目的,若涉及版权问题或编辑有误,请联系我们。